拜仁慕尼黑球衣 > 都市小說 > 權寵悍妻 > 第543章 可以回去
    “小看人是不是?”

    人旋即被拖進了房間。

    瑾寧雙腿一軟,唉聲道:“我覺得辦完了?!?br />
    “我今晚要回山上了,咱方才有些事情還沒辦完!”

    靖廷正色地道。

    “你說的有道理?!?br />
    瑾寧贊同,“你拖著我去哪里?”

    “為什么要說?”

    靖廷走過去,牽著她的手一同進去,“該是怎樣就怎樣,說得好聽了,免得他有什么期待,你不覺得我現在最不需要就是一群有血緣關系的人在我面前長吁短嘆嗎?”

    瑾寧在后面,雙手抱膝看著他,揶揄地道:“你就不能多說幾句好聽點的?”

    靖廷看著他上了馬車,便轉身進來。

    陳子飛很少和這樣一板一眼的人交流,做生意的人,多少都會應酬幾句,說幾句客套話,但是靖廷沒有,所以,陳子飛也沒辦法接話,有些無奈地走了。

    靖廷說:“好,我接受這個道歉?!?br />
    靖廷一路送他出去,到了門口,陳子飛忽然轉頭看著靖廷,眼底濕潤,“不管如何,三叔還是要給你道歉,當年,三叔沒有盡到努力幫你?!?br />
    瑾寧看到靖廷如釋重負,不禁笑了,至于這么明顯嗎?

    稍稍掩飾一下也好吧。

    靖廷松了一口氣,道:“好,我送你!”

    陳子飛絞盡腦汁,想跟靖廷說些話,但是,他實在也找不到話題,最后,喝了一盞茶,他依依不舍地起來,道:“我就先不打擾你們了,告辭?!?br />
    靖廷只得陪著他坐。

    陳子飛這才道:“那太打擾了,我坐一會兒就走了,我還有事?!?br />
    還是瑾寧道:“不如,留下來用飯?”

    但是,陳子飛也不說,只是坐在那里喝著茶。

    靖廷看著他,等著他說告辭的話。

    一下,便無話了。

    靖廷應道:“好的?!?br />
    便道:“那好,你看什么時候回來,便命人通知三叔?!?br />
    陳子飛也覺得今日有些倉促,還沒跟家里的人打過招呼,前幾日父親來將軍府被驅趕的事情,已經引起了大家的憤怒,他需要時間好好勸勸。

    “現在有些倉促了,等我下次回來再去吧?!?br />
    靖廷道。

    陳子飛道:“他們的靈柩,移送回了故土,你若想回去拜祭,以后等你空閑了,三叔陪你回去,不過,你眼下可以先去大宅祠堂拜祭一下他們,你放心,三叔會安排好一切的?!?br />
    靖廷舒了一口氣,“這確實是我多年的盼望,自父親母親走后,我還沒在靈前磕過頭,上過一炷香,如今我已經長大成人,也娶妻了,我很想告訴他們,如果方便的話,還請三叔代為安排,等我下次回來,我便帶著瑾寧去父母靈前上香,還有,我父母的墳在哪里?

    我想到墳前拜祭一下?!?br />
    “是的,畢竟那是你的父母,他們一定期盼你回家的?!?br />
    陳子飛眸光閃亮地看著他。

    靖廷不想聽太多舊事,道:“我聽瑾寧說,你們愿意讓我回去拜祭父母?!?br />
    “三叔當年實在是有心無力……”他說著,卻不敢大聲說,因為,這是蒼白的借口,他是無力,可他可以說一句,但是他沒有,他一句話都沒說過。

    陳子飛心頭一酸,又忍不住想要落淚,這個侄子,實誠得讓人無地自容。

    靖廷有話說話,“是的,尤其在我失去父母之后你們這樣對我,我確實憎恨過的,不過現在還好吧,侯府的人對我很好,我也有賢妻瑾寧,一切都好?!?br />
    陳子飛點頭,喃喃地道:“我知道你一定是很憎恨我們了,在你還那么小的時候,大家都沒有照顧過你,反而讓你小小年紀就得寄人籬下?!?br />
    “失態好,至少是情之所至?!?br />
    靖廷說。

    陳子飛坐下來,尷笑了一下,“對不起,三叔有些失態了?!?br />
    “三叔,坐!”

    靖廷沒有回應他的煽情,只是微微點頭,露出了一個微笑。

    有的只是一種來自于血源的悸動,輕輕地感觸了一下,僅此而已。

    但是,如今看著眼前這個人,要說有多少感情,他是沒有的。

    年幼他不懂,但是如今他知道,當時的三叔或許是想留他的,只是有心無力。

    他記得來侯府之前的一個晚上,三叔抱了他起來,什么都沒說,只是輕輕地嘆氣。

    三叔算是整個家族了對他最溫和的人,就是在父親犧牲之后。

    靖廷是有記憶的,對這個三叔。

    他半響,才忍過喉頭的發哽,“靖廷,還記得三叔嗎?”

    陳子飛看到靖廷的時候,眼圈就紅了。

    陳子飛收到帖子過來的時候,夫婦二人才從屋中出來,雖衣衫整齊,發鬢貼服,但是臉色緋紅,氣息微亂,還是讓人遐想非非。

    可伶可俐轉頭,互相翻白眼,越來越過分了,這還是大白天呢。

    瑾寧委屈萬分,“我沒什么需要交代的?!?br />
    靖廷眸光閃過異樣的情愫,一手拽她起來,“別廢話,回屋跟我交代交代?!?br />
    瑾寧用腳勾了他一下,眉目彎彎,“嗯?

    誘人然后呢?”

    靖廷定定地看著她,“你這個黑炭頭,都黑成這個樣子了,怎么看著還那么誘人???”

    瑾寧無辜,“我什么時候不禮貌了?”

    靖廷笑了起來,“你什么時候禮貌過?”

    “畢竟,”瑾寧輕嘆,看著他美麗的眼睛,陳家好遺傳啊,陳子飛的眼睛也很漂亮的,“你們是本家,我這樣確實有些不禮貌?!?br />
    靖廷一怔,看著她,“你怎么會這樣想?”

    “好!”

    瑾寧吩咐可俐去下帖子,坐下來問靖廷,“你可有怪我這樣對待你祖父和四叔?”

    靖廷聽了之后,想了想,道:“你下個帖子,傍晚請他過府吧,到陳家大宅去,不著急,且等我閑一些再說,如今確實你我都抽不開身?!?br />
    至于之后陳子飛來,她也直說了,把陳子飛的誠意都放在靖廷的面前,讓他自己斟酌選擇。

    瑾寧把他祖父和四叔過來鬧事的事情說了一番,也沒隱瞞,她是命人攆走的。

    靖廷在陳子飛來了之后第三天,回來了。

    雖然也糊涂,可糊涂中,也是講點道理的。

    不過,這陳子飛倒是和那天來的兩人不一樣。

    陳家這邊,遲早得要再來往的,靖廷始終得回去拜祭父母,為了這點,忍下這口氣也不妨。

    瑾寧是松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