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球衣 > 玄幻小說 > 恐怖悍刀行 > 【054】冰封十里
    “少爺?”

    看到秦月生匆匆趕來,守候在大門前的曹正純一愣。

    秦月生沒有理他,直接破門而入,便從床底下取出了被自己包裹起來的天魔邪刃。

    解開束縛,在燭光之下,天魔邪刃表面散發著一股緋紅微光,相當迷人。

    顧不上多加欣賞,秦月生立馬就持刀返身跑了出去。

    自己要與沈浪一戰,場地自然不能靠近秦府,否則秦家也要向姜家那樣遭殃了。

    剛剛跳出秦府圍墻,秦月生便見沈浪的身影從一間剛剛倒塌的矮房里沖了出來,看他一身塵灰、蓬頭垢面的狼狽模樣,顯然是一路硬生生撞過來的。

    二人具都發現到對方的瞬間,眼神立馬就對上了眼。

    秦月生眉頭一皺,隨即便朝著一個方向奔去,沈浪毫無理智可言,頓時就緊追不舍的跟了上去。

    姜府內的大火越燒火勢越洶涌,漸漸的已經吞噬掉了大半座姜府,在黑夜當中,就像是一根巨大火炬般的照亮了青陽城此片區域。

    很多人的注意力都被這場大火給吸引了過去,并未發覺有兩道身影正在其他地方不斷疾馳。

    當看到了福安胡同的入口,秦月生頓時便在一座房屋的屋檐上停了下來。

    沈浪站在下方街道仰視著他,此時月光從云層當中透出,正好照的秦月生渾身白亮,難以看清他的面孔。

    唯有天魔邪刃上的紅光變得更加閃耀了。

    無聲,無息。

    沈浪一腳暴起,瞬間打破了此刻的寧靜,直接躍上屋檐便對著秦月生一?;?。

    寒霜冬雪?;游杓渥雜醒┗ㄗ吹謀啥?,代表的是可怕的低溫。

    秦月生絲毫不懼,當即歸海一刀斬,天魔邪刃攜紅芒砍出,刀身上的那些哀嚎鬼臉卻是叫的更加凄慘了。

    鏘!

    這一次,秦月生有神兵利器在手,卻是不弱了沈浪,天魔邪刃完全可以作為寒霜冬雪劍的對手。

    鏗!鏗!鏗!鏗!

    二人于屋檐之上瞬間過了十多招,具都是不分上下,鏗響鏘鳴傳徹四周,若不是因為福安胡同的關系,此地居民早已搬離別處,秦月生與沈浪的交手勢必會引起大量關注。

    這也是他為什么要選這里與沈浪交手的原因。

    連連拿不下秦月生,沈浪暴躁無比,一劍擋開天魔邪刃以后,直接放棄了以劍為攻,瞬間一爪抓向秦月生胸口。

    秦月生見機連忙將天魔邪刃橫著擋出,以刀柄頂住了沈浪這兇猛一爪。

    同時他借著沈浪身體,一腳踩住對方大腿蹬起,右腿對著沈浪面部便是一發強力膝撞。

    秦月生身體力量在達到了15.0以后,早已破了千斤之力,再加上有熊羆樁步的加持,他這一發膝撞就算是沈浪也吃不消。

    便見沈浪腳下的屋頂瞬間坍塌,他整個人直接掉入其中不見蹤影。

    秦月生持天魔邪刃對著屋頂用力一斬,刀氣配合上秦月生的力道頓時就將整片屋頂一斬為二,大量瓦片紛紛碎裂,如同暴雨般砸向地面。

    但此時屋內卻早已沒了沈浪的身影,秦月生心里一緊,下意識就往旁邊房屋跳去。

    轟!

    下一息,一道寒冰劍氣從天空當中劈落下來,足有兩丈多長,所到之處無不凝冰凍霜,化為冰天雪地。

    還好秦月生躲得夠快,不然估計下場不會好到哪里去。

    看著從半空中落到地上的沈浪,秦月生一臉嚴肅,這家伙不僅是力道非凡,速度也不可小瞧。

    而且從威力上來看,寒霜冬雪劍與天魔邪刃有著很大的區別。

    天魔邪刃可以無限造出天魔殺敵,人越多,天魔邪刃發揮的作用就會越大,算得上是‘戰場神器’。

    而寒霜冬雪劍則明顯更適合于決斗,它的那股冰勁實在是太讓人感到忌憚了。

    秦月生是靠著養元功和歸海一刀才能夠使用出刀氣,但沈浪僅憑一把寒霜冬雪劍便可以使用出威力明顯更大的劍氣,就足以說明這把武器的強大。

    沈浪一擊未中,再次出擊,只見他怒斬連連,大量劍氣紛紛呼嘯襲來,秦月生手持天魔邪刃不?;涌?,雖然擋下了幾道劍氣,但他腳下的那座房屋可就沒有那么幸運了,瞬間在劍氣之下分崩離析,化為廢墟。

    眼見沈浪沖來,秦月生伸手在刀柄上一敲,震碎掉凝結起來的冰殼,隨即正面迎上,欲與沈浪再較個高下。

    這一刀,拼盡全力。

    這一劍,必殺之意。

    砰!

    秦月生與沈浪站著的位置,瞬間就出現了一個肉眼可見的凹坑,大量數指寬的裂痕如閃電般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秦月生卯足了全身的力量,而沈浪更是肌肉瘋狂隆起,如果是原本他還只是一個小巨人,那么現在完全就是一坨隱隱可見人形的肌肉集合體了。

    但沈浪可不知道秦月生還有養元功這等調息之法,隨著秦月生瘋狂運轉養元功,大量真氣聚集于他的丹田當中。

    歸海一刀,十連斬!

    秦月生一口氣連斬十刀,盡數砍中寒霜冬雪劍,在秦月生的刻意控制下,十刀全部都擊中了同一處位置。

    只聽咔擦一聲,寒霜冬雪劍的劍鋒上竟然出現了一條裂縫。

    而天魔邪刃也是不幸刀刃上磕出了一個小口子。

    嘶!

    大量白色冰霧瞬間就從那條裂縫當中噴涌而出,秦月生連忙爆退,但就算是反應這么快,他的半邊身體早已裹上了一層冰殼,凍住了他的左臂左腿。

    冰霧飛快的朝著四面八方擴散,所到之處,地面紛紛凝結出了數尺厚的冰層,連帶著那些房屋和植物也被凍結了起來。

    秦月生強行震碎身上冰殼,并使出了渾身解數飛快疾馳,那冰霧就在他身后幾步之外擴散,若是秦月生的速度再慢上一些,他就要步那些房屋的后塵了。

    哪怕外鍛武者,若被冰封于寒冰之下,不出半個時辰,也得被活活凍死。

    這一刻,馬踏飛燕這門輕功被求生欲超強的秦月生給發揮到了極致,

    不出十息,秦月生已疾馳出了八十多丈之遠。

    ……

    忙于撲滅姜府大火的巡夜隊官差們和百姓們就見城內西邊方向突然隆起了一座數十丈高的冰山,這高度在青陽城內完全就是會當凌絕頂,一時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矚目。

    姜府這邊的大火如同火炬般炫目就已經夠惹眼了,現在又多出了一座冰山。

    一冰一火,交相輝映。

    屬實是讓所有目睹者心里震撼無比。

    青陽城今夜這是怎么了?怪事一件接著一件。

    ……

    當冰霧不再向前彌漫,往外結冰的趨勢也隨即停了下來,秦月生這才站住腳步,異常震撼的看著身后場景。

    只見在他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座冰山。

    用天魔邪刃靠近冰山,尚未接觸到,天魔邪刃表面上便已經出現了一層寒霧。

    “好低的溫度?!鼻卦律檔酪簧?。

    誰能想到自己無心的一個舉動,竟靠著天魔邪刃把寒霜冬雪劍給砍裂了,誰又能想到寒霜冬雪劍竟然會如此危險,光是其中蘊含著的冰霧泄露,都能造成如此聲勢。

    若非秦月生跑的夠快,這要是被凍入其中,絕對必死無疑。

    看了一眼自己手中天魔邪刃刀刃上的那個小缺口,秦月生心里倒是慶幸這東西沒泄露出什么危險的東西,隨即靠著天魔邪刃攀爬上冰山,開始尋找起沈浪的下落。

    這個家伙太過于危險,有了之前的一次教訓,秦月生這次要親手剁下對方的人頭,以確保沈浪徹底死絕才能夠放心。

    ……

    大唐永樂七十三年三月十九,蘇州青陽城夜里憑空出現一座巨大冰山,冰封方圓十里,死傷難以統計,情況不明。

    ……

    冰山整體非常清澈晶瑩,秦月生很順利的就發現到了沈浪身影的存在。

    只見他手持寒霜冬雪劍依舊保持著被冰封前的動作。

    于是乎秦月生連忙開始挖掘,將天魔邪刃給當成了鏟子,很輕松的就在冰山上鑿出了一個洞,繼而往下挖去。

    得益于天魔邪刃的鋒利,這些寒冰挖起來卻是顯得非常輕松,沒多久秦月生便已經來到了沈浪身前。

    原本的寒霜冬雪劍是淺藍色的,現如今已經變為了純白,似乎是內部的寒冰氣息都已經泄露光了。

    沈浪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臉上全都是顯眼的寒霜。

    秦月生直接手起刀落,一刀斬下了對方的首級,這要是沈浪還能復活,那秦月生也沒轍了。

    咔!

    沈浪頭顱落地,瞬間就響起了一聲碎冰冰的聲音,額頭位置直接裂出了很多碎紋。

    秦月生伸手按住他的身體。

    “是?!?br />
    對于分解功能的分解活物,秦月生早有了解,越是活著的東西,分解成功率越低,死了以后就成了死物,分解成功率才會直線上升。

    沈浪的身體瞬間消失,轉而地面上多出了一張完整的天魔皮和一顆墨綠色宛若綠寶石般的心臟。

    順手將寒霜冬雪劍也給分解了,秦月生又得到了五塊名為雪寒晶的材料。

    這雪寒晶入手冰涼,放久了還能夠感受到有一股冰勁透入你手部的毛孔當中。

    秦月生沒敢多拿,撿起天魔皮將材料都給包裹起來,便提著沈浪的腦袋沿著自己來時挖出來的冰道走了出去。

    ……

    青陽城衙門今夜收到了一個很特殊的禮物,是一顆人頭。

    人頭口中叼著一封信,里面寫道:

    此人名為沈浪,乃青陽城捕快,滅門案罪魁禍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