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還有多少人?”

    秦牧淡淡的問道。

    雖然絕頂武者們正在戰成一團,現在想要過去收珠子,多半會暴露實力。

    “我離開的時候,還有四十幾名?!?br />
    沐風如實說道,突然,沐風察覺到了什么,目光緊緊的盯著秦牧,道:“你是誰,我為什么沒有見過你?”

    秦牧微微一笑,道:“我就是你們要找的秦牧?!?br />
    “什么,是你!”沐風一驚,不敢置信的看著秦牧,“你就是秦牧!你竟然沒死?!”

    “我為什么會死?”秦牧有些不解的看向沐風。

    沐風苦笑一聲。

    “你既然沒死,我勸你一句,最好不要出現在他們面前,現在有多遠就離開多遠,不然,幾十名絕頂高手會來取你的性命,就算你在能跑,也會死無葬身之地!”

    “他們都想殺我,難道你不想殺我嗎?”秦牧調侃的說道。

    沐風看了眼自己腹部的傷口,有氣無力的說道:“想,但是現在,想有什么用?”

    秦牧看了眼他腹上的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想不想活?”

    什么?

    沐風愣了一下,一臉茫然的看向秦牧。

    “什么意思?”

    “你既然告訴我有那么多人想取我性命,那么,最為回報,救你一次也不是不可以?!?br />
    說著,秦牧將一顆療傷丹扔給沐風,便就地坐了下來。

    沐風接過療傷丹放在手里細細品了一番,頓時滿臉震驚。

    “這是,曾家出售的療傷丹!”

    “沒錯,趕緊吃吧,不然,撐不過片刻?!鼻嗇簾丈涎劬?,釋放出神識觀察著那一群亂戰的武者,同時分出一縷神識監視沐風。

    “你不怕我傷好了然后殺了你?畢竟殺了你就可以擁有去靈泉的資格,而你,只是區區決定中期而已?!便宸縲⌒慕魃韉奈實?。

    此刻,他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看不懂秦牧此番做法的回報,而自己傷勢一旦好轉,一定會殺了秦牧。

    他這豈不是在找死?

    “如果你能殺我的話,大可試試!”

    秦牧面色一變,一股不弱于半步宗師的氣息瞬間向四周席卷,沐風感覺到這個氣息,瞬間沒了殺死秦牧的想法,甚至心底還存有膽寒!

    半步宗師!

    他一個絕頂高手,用命也不可能殺了秦牧。

    簡直可笑!

    如果沐風早一點知道秦牧是半步宗師的實力,絕對不會有這種想法,因為絕頂高手去找半步宗師的麻煩,只有一個下場,那便是死!

    隨后沐風沒有絲毫猶豫,一口將療傷丹吞到肚子里,同時開始運功療傷。

    療傷丹的效果出奇的好,不到片刻,源源不斷流淌的鮮血便開始停止,而傷口,也在慢慢的愈合,甚至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舒服,惹得沐風止不住的**一聲。

    “曾家的療傷丹真是神丹,煉制這個丹藥的人,肯定也是一位大師級別的人物?!?br />
    沐風一邊感受丹藥帶來的舒服,一邊享受的贊嘆。

    秦牧聽到這話,內心一陣滿足,要知道,這丹藥,便是他煉制的,若是沐風知道,會是什么表情?

    此時此刻,另一邊。

    “那群絕頂武者,貌似已經打起來了?!?br />
    “不急,等他們將力氣用的差不多時,咱們在過去坐收漁翁之利?!被ú渙艫乃檔?,壓住了隨時能沖過去的半步宗師初期的男子。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等會,不過,這次靈泉,必須有我一份?!卑氬階謔Τ銎嫻哪兇尤塘訟呂?,目光緊緊的盯著花不留。

    “我花不留說話向來算話,區區一名靈泉資格,我還是可以做的了主的?!?br />
    花不留的確有這種底氣,因為整個武道大會的參賽選手,都沒有一名實力超過他的,也就是說,他是這次武道大會絕對王的存在,在這種情況下,的確可以分配靈泉的擁有資格。

    前提,秦牧對靈泉沒有興趣。

    不過此時秦牧的目的,就是靈泉,眼下最后擁有靈泉的三個有資格的人,真的無法敲定下來。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們打,不過,如此大規模的混戰我不能參加,真是可惜了!”半步宗師初期的男子一臉遺憾的嘆了口氣,看著遠處混站在一起的絕頂高手,拳頭捏的嘎吱作響,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

    “別因小失大?!被ú渙艫乃檔?,說完,便盤膝坐在地上,修煉了起來。

    此刻,在絕頂高手的戰圈當中,一聲聲慘叫,一聲聲怒嚎傳出,刀光劍影,塵煙肆起,鮮血將大地染紅,不少絕頂高手,都死于混戰之中!

    “別殺我,我交出我的珠子?!?br />
    “是男人就別慫,給老子戰斗起來!”

    “啊....”

    一時間,整個遮日林,仿佛只有三道聲音,求饒,狂戰,和慘叫。

    兩個小時過去,五十多名絕頂高手,此時只剩下不到數名,而他們每個人手中的柱子,也都塞滿了香囊。

    “哈哈哈,真他媽爽,沒想到最后,剩下你們幾個,不過,你們可以在這里停下來了,因為去靈泉的資格,已經有兩名半步宗師的強者擁有,而我,要當那第三個,所以你們,不想死的,就把珠子放下,然后離開這里!”

    這時,大熊拖著滿是傷痕的身體,提著滿是血跡的闊劍,充滿殺意的看向四周剩余的武者,惡狠狠的咆哮。

    “靈泉我已經等了好幾年了,今年說什么也不可能讓出去!”

    一名已經殺紅眼的武者大喝一聲,就向大熊沖去。

    其他武者見狀,也紛紛沖了過去,一時間,七名絕頂高手團團將大熊圍了起來。

    大熊看著眼前自己腹背受敵的架勢,非但沒有任何慌亂,甚至還癲狂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一起上才有意思!”

    下一刻,幾人再度撕扯在一起,咚咚的悶響聲,從皮肉中炸開,倘若此時普通人見到這一幕,絕對會被這恐怖的悶響震得心驚膽戰,渾身癱軟,然后昏厥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沐風身上的傷勢已經愈合,只是身體還有些疲憊,休息一段時間,便可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