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球衣 > 玄幻小說 > 霸皇紀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開始
    直播很快就結束了,因為涌來的關注越來越多。直播間在千億觀眾的壓力下,直接崩潰掉。

    白虎也松了口氣,無數的觀眾匯聚到一起和高正陽互動,這對他壓力非常大。

    如果他只是胡白到好說,這次直播足以載入直播歷史。但他是白虎,是四方星主之一。

    千億觀眾匯聚起來的情緒,很可能會被高正陽引導。他在旁邊一個不小心,就會露出破綻。

    到是鳳輕翎對直播這么快結束有點不快,她正玩的開心呢。

    高正陽哄了鳳輕翎兩句,她這才轉嗔為喜。然后,就迫不及待想去星帝秘境看個究竟。

    “別急,老孫就快到了?!備噠羲?。

    鳳輕翎有點奇怪:“帶他干什么,毛手毛腳就會打架?!?br />
    “紫薇是十五階星帝,可不是鬧著玩的?!?br />
    高正陽說:“要尊重強者,更要尊重力量?!?br />
    鳳輕翎本以為是一次游玩,看高正陽這么正式強調,她到有點不安了,“那我去了會不會誤事???”

    “那到沒事?!?br />
    高正陽說:“鶴晴修為還不如你呢。你只要不亂折騰就沒事?!?br />
    白虎在一旁默默聽著,到是佩服高正陽的謹慎。到了十四階,橫掃人界無敵,卻沒有因此得意忘形。

    這種冷靜和自制力,真的非??膳?。

    不過,老孫是誰?

    白虎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最高安全委員會似乎也沒有這個人。

    最高安全委員會的十三級強者并不多,雖然具體信息都是保密的,但這些人名字卻是公開的。

    聽高正陽的意思,這個老孫還挺厲害。

    等了沒一會,就走進來一個年輕人。這人身高兩米多,胸肌特別發達。穿著個短袖,雞心領里還露出一撮濃密胸毛。

    他梳著個大背頭,頭發染成七色,腳下還穿著大肥腿長褲,脖子上還掛著亂七八糟一堆金鏈子銀鏈子。

    到了高正陽面前,臉上去還戴著墨鏡。這人顴骨塌陷,鼻子很癟,但嘴巴很大,白牙尖利。

    站在那笑的時候,也帶著一股兇厲桀驁。

    “老師,我來了?!?br />
    這青年雖然一副痞子做派,在高正陽面前到是挺恭敬,語氣中又透著親熱。

    “來的挺快。我們出發吧?!?br />
    高正陽就是在這等老孫,他回來就沒必要磨蹭下去了。

    鳳輕翎挽著高正陽手臂,對著老孫擺手:“老孫,看到師母怎么也不說話?!?br />
    老孫有點尷尬,他真有點怕這個師母。鳳輕翎還喜歡作弄他,打也打不得,惱也惱不得,一般他看了鳳輕翎都是遠遠拋開。

    這次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一躬到地,老老實實恭恭敬敬的問好:“師母好?!?br />
    “哎,這才對么?!?br />
    鳳輕翎笑嘻嘻的說:“你這天天在外面瘋玩,有沒有女朋友啊,沒有師母給你介紹一個……”

    老孫更尷尬了,他撓撓腦袋說:“我不需要女人?!?br />
    說完又覺得語氣有點太硬了,強笑了下說:“謝謝師母好意?!?br />
    鳳輕翎覺得有趣,還想再逗弄老孫。高正陽輕輕拍了鳳輕翎一把,“走了?!?br />
    這種場合,當然輪不到白虎說話。他就老老實實跟在后面,一聲也不吭。

    白虎需要虛擬登陸艙,高正陽帶著他去了隔壁。這里有最高級的虛擬登陸艙。

    進入登陸艙后,白虎直接登陸神甲紀元,通過游戲平臺回到星帝秘境的入口。

    白虎才到,高正陽、鳳輕翎、老孫就都到了。

    三個人都沒穿神甲,是真身降臨。、

    白虎確認了這一點,心里抑制不住的狂喜。正計劃進行的有點太順利了。

    高正陽明知是紫薇星帝法則本源,也敢真身直接降臨,這份自信讓他都有點佩服了。

    正常情況下,無疑是使用神甲投影。就算有問題,也能隨時脫身。

    當然,白虎對此也早有應對預案。只要激發星帝法則,憑著一絲微妙聯系,也能把高正陽他們強行挪移到秘境。

    但是,這么做要消耗大量力量,還有失敗的可能。

    高正陽直接真身進入,這可省了無數麻煩。

    白虎再次打開大門,幾個人進入了星帝秘境。

    恢宏大殿中心,鶴晴她們三個正在和六個星神激戰。

    神甲對于力量加成非常大,就像鶴晴這種,憑著強大神甲,足可以和十三階強者對戰。在常規戰斗上,神甲甚至比十三階強者更能打。

    只有到了涉及復雜法則的戰斗,神甲的戰斗力就會被限制了。

    紀元的法則太多了。靈腦沒有的收入的法則,就難以解析。在激烈的戰斗中,幾乎就是注定了失敗。

    高正陽對星神非常了解,對于星力法則也有著獨到理解。

    鶴晴駕馭的神甲,面對星神就顯得游刃有余。包括許愿也是如此。

    至于高姐,看起來也就是隨意敷衍。

    鶴晴發現了高正陽,非常的驚喜。她用通訊頻道高聲說:“這里星神擊敗后不會消散,反而會引發更高階的星神。你們、”

    鶴晴才要警告眾人不要輕易進入大殿,高正陽已經帶著人直接走進來。

    大殿上方的一道道十字星芒閃耀,落下了六個巨大星神戰將。

    這些星神戰將拿著的不同的武器,流轉星力也有明顯差異。有的陰柔如水,有的熾烈如火。

    六個星神戰將兩個一組,分別鎖定了高正陽、鳳輕翎、老孫。

    至于白虎,再一次被無視了。

    高正陽牽著鳳輕翎的素手,都沒看這幾個星神,就這么繼續邁步前進。

    攔在前方的四個星神才要動手,老孫突然一聲暴喝,“都他么的死遠點!”

    老孫聲音暴戾又強橫,罵的特別有氣勢。他罵人的時候,元氣瞬間鼓蕩震動億萬次。

    大殿中的十二位星神戰將,在那強橫又奇妙元氣震蕩下,身軀轟然崩潰粉碎。一起炸成了漫天光屑。

    飄舞的湛藍光屑,就像的飛雪一般??雌鵠雌奈奈?。

    鶴晴和許愿都愣了下,怎么都打不死的星神戰將,就被一嗓子吼個稀碎。老孫的厲害,遠遠超出了她們預料。

    到是高姐很鎮定收拳后退,她從神甲內跳出來,來到高正陽身邊躬身施禮:“老師?!?br />
    高正陽點點頭說:“辛苦了?!?br />
    鳳輕翎也在一旁笑瞇瞇的說:“小七辛苦?!?br />
    她說著還特意晃著高正陽的手,一副小女孩的樣子。

    高小七目光掃過兩人牽著的手,有點哭笑不得。這個師母有時候幼稚的都可愛。不過,像她這么漂亮的人,她雖然心里有點點嫉妒,卻是怎么也討厭不起來。

    她在諸天萬界游蕩了幾千年,雖然心里始終還是那個勇于對一切阻礙揮拳的少女,做事卻是成熟多了。

    至少對于親人朋友,她還是很寬容的。

    而且,能和高正陽在重逢,她還是特別的歡喜。在諸天萬界也游蕩的累了,她也喜歡陪著高正陽安靜悠閑度日。

    高小七自己也不清楚她對高正陽的感情,她覺得高正陽更像是父親。反而沒有那種男女之間的情愛。

    不過,女人都是這樣。就算是父親,她也不喜歡父親身邊有和她爭寵是女人。

    對于高正陽身邊這幾個女人,她也始終親近不起來。說起來,到是鳳輕翎性子純真,雖然有點傲嬌,卻和她交情不錯。

    高小七也就是笑了笑:“師母辛苦?!?br />
    鳳輕翎笑的更開心了,她示好的說:“小羊另一只手給你牽著。我對你好吧?!?br />
    高小七笑意更濃,她到沒拒絕這個好意,走過去抱著高正陽另一面手臂,“我扶著點老師。畢竟也是八千多歲的人了,哈哈……”

    高正陽抽出手摸了摸高小七丸子頭,“放心,不論你年紀多大,在老師眼里都是小寶寶?!?br />
    “哈哈哈……”

    高小七抱著高正陽手臂,笑的更開心了。

    高正陽他們在這說笑無忌,恍若郊游。這種輕松,也感染了其他人。

    鶴晴和許愿本都有點緊張,生怕星神戰將再次出現。這會情緒也都舒緩下來。兩人突然想到,高正陽在這,她們有什么可擔心的。

    一嗓子吼滅幾個星神的老孫,走到高小七身邊一臉得意的說:“我這下子不賴吧?!?br />
    吼死幾個星神戰將到不算什么,關鍵是其他人毫發無損,沒有受到任何波及。這份對力量的控制,才是老孫得意的地方。

    高正陽現存的學生中,鶴晴弱雞一個,在老孫看來,簡直是門戶之恥。他根本就看不上。

    高小七就不一樣了,這個修煉五臟神輪的家伙,得到了高正陽的真傳。煉體神軀之強,比他還要強盛幾分。

    老孫自然不能和高小七動手,但只憑幾次切磋,老孫就意識到一個問題,這個女人比他要厲害。

    比不上高正陽,老孫覺得是天經地義。但連高小七都比不過,老孫無法接受。

    這一次出去歷練了幾十年,老孫覺得頗有進步,忍不住就想和高小七嘚瑟一下。

    “還行?!?br />
    高小七心情正好,就有些敷衍的夸了老孫一句。

    老孫卻不太滿意這個評價,他看著高正陽說:“老大,我進步很大吧?”

    高正陽看了眼一臉期待的老孫,想了下說:“你要對自己有要求啊?!?br />
    老孫撓頭,高正陽這話可不是夸獎他啊。再看看攬著高正陽手臂的高小七,他放棄了爭辯。老大就是喜歡女孩,他不能比啊,不能比!

    鶴晴和許愿也湊到高正陽身邊,但她們都沒敢離開神甲。修為不夠,不穿神甲是自找麻煩。

    在神秘的星帝秘境里,還是小心謹慎。

    兩個人穿著神甲,自然就不能和高正陽他們湊的太近,也不方便交流。只能待在駕駛艙里羨慕的看熱鬧。

    這個時候,就聽哐當一聲巨響,星帝秘境的大門已經關閉。

    白虎駕馭的明光飛鱗神甲,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鶴晴發現通訊光屏被關閉,也看不到白虎的情況。她覺得有點不對,沉聲問:“胡白,你怎么了?”

    鶴晴并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沉默不語的胡白,讓她更是不安。

    她急忙對高正陽說:“老師,胡白有點不對,好像出問題了?!?br />
    許愿也一臉緊張的轉過身,她嘴里嘀咕說:“我就說這家伙有問題,果然?!?br />
    高正陽無所謂的哦了一聲,甚至都沒回頭看。

    這種毫不在意的態度,讓白虎心里都有點不爽。

    他高聲說:“高正陽,你知道我是誰么?”

    白虎突然說話,語氣還這么強橫。鶴晴和許愿等人就知道真的有問題了。

    高正陽、鳳輕翎高小七他們也都轉過身,一起看向白虎。

    鳳輕翎明艷絕倫的臉上都是意外,她七彩鳳眸好奇上下打量明光飛鱗神甲,似乎想看看里面的胡白是什么情況。

    隔著神甲,其實也看不出什么。重新改造的神甲,也不是她神識能輕易穿透的。

    到是高小七和老孫都很淡定,兩人瞥向白虎的眼神,沒有什么波瀾。似乎白虎是誰根本就不重要。

    高正陽就更淡定了,他很隨意的應了一句:“知道?!?br />
    高正陽的回答讓白虎有些意外,他也不相信高正陽知道他的身份。他冷笑一聲:“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不就是白虎?!?br />
    高正陽好笑的打斷了白虎,“還能是什么東西?”

    白虎愕然,高正陽居然真認出了他的身份。問題是,他是什么時候認出來的?

    看到白虎突然不說話了,鳳輕翎她們立即就知道高正陽說對了。

    鳳輕翎很是驚訝的問:“你怎么知道他是白虎???”

    “他在我面前一鞠躬,我就看到他的小尾巴了?!?br />
    高正陽說著忍不住笑出來,“當時我都想讓他跪下了。一想還是算了。玩的太過了容易露餡?!?br />
    高正陽說的輕松,白虎卻不太相信。他覺得自己一定是哪露出了破綻,才被高正陽看穿身份。

    不過,已經進了星帝秘境,其他就不重要了。

    白虎收起明光飛鱗神甲,他沖著大殿穹頂一招手,數十道十字星芒閃耀,垂落下一道道神光交錯落在白虎身上。

    這些湛藍神光很快轉化成一套銀白戰甲,戰甲風格古樸厚重,胸口有一個巨大白色虎頭。在白虎右手中也多了一柄五尺長的銀色直刀。

    換了銀白戰甲后,白虎身上的氣勢也變得肅殺冷冽。星力波動更是不斷攀升。

    鶴晴和許愿神甲里的監控儀,能實時監控星力數據。監控儀上數字飛快跳升到兩千萬后,就變成了一行亂碼。

    星帝秘境內的特殊法則,讓靈腦無法準確讀取白虎身上星力波動值。就只能變成一堆意義不明的亂碼。

    雖然無法準確讀取星力數值,白虎身上力量氣息已經明顯超過十三級的限制。

    意識到這一點,許愿和鶴晴都很緊張。

    以她們的神甲力量,可以勉強應付十三級力量。但十四階的力量,已經超過了她們能力上限。

    這樣的戰斗中,許愿和鶴晴只能成為累贅。兩個女人對此也很清楚,這讓她們是羞愧不安。

    高正陽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說:“這里不太適合你們,你們先回去?!?br />
    高正陽說著打了個響指,就切斷了許愿和鶴晴的神識聯系。

    兩個人的神識投影也立即消散。意識回歸虛擬艙。只留下兩具神甲,呆立在原處。

    高正陽又打了個響指,把兩具神甲收起來。他還對白虎解釋:“神甲造價高昂,雖然家大業大,也不能浪費?!?br />
    白虎驚疑不定的看著高正陽,他鎖定了星帝秘境。鶴晴、許愿的意識都被強行鎖在秘境里。高正陽怎么輕易就在秘境打開一道縫隙,把兩個女人意識送回本體。

    他有點看不懂高正陽的操作,對高正陽也更多了兩分警惕。

    這個男人,比他想象的更厲害。無怪,他能殺死青龍星主。

    白虎對此到是不隱瞞,他坦然說:“是我估你了?!?br />
    他轉又說:“不過,你真身進入秘境,跑是跑不掉的?!?br />
    高正陽失笑:“我好不容易才混進來,你請我走我都不走?!?br />
    他指了指身后寶座,“這顆星帝本源不錯,你有心了?!?br />
    高正陽言下之意,已經把星帝本源視作囊中之物?;茍園諄⒈硎靖行?。

    白虎深深看著高正陽,誠懇的說:“我活了一百多萬年,你是我見過最狂妄的生命。沒有之一?!?br />
    “大家都這么說?!?br />
    高正陽嘿笑說:“你們的問題是,沒有注意到哥就是有這么狂的實力?!?br />
    老孫在旁邊等的有點不耐了,“老大,和他廢話干什么,我去一棒子削死得了?!?br />
    高正陽沒好氣的看了眼老孫,“我都無聊了幾百年。好不容易有個家伙鼓起勇氣來送死,當然要好好玩弄一下。你打死了我玩什么!”

    老孫被訓的訕訕向后退了兩步,“老大,你玩你玩?!?br />
    白虎冷笑,高正陽嘴巴還真是刻薄惡毒。但也沒什么,反正他也需要一點時間召喚幫手。

    白虎說著一抹手中斬魂刀,刀身頓時閃耀出森然肅殺的刀光。

    此刀匯聚星辰殺意而成,是死亡法則具現而成,專殺一切生靈。

    十三階神軀再強,終究也是生靈。這一刀未必能能斬斷高正陽脖子,卻能斬破他生命烙印,抹滅他的一切神魂心靈烙印。

    白虎星主作為掌管戰斗、死亡的星主,單說戰斗力,卻是遠勝青龍星主。在十四階強者中,也是最頂尖強者。

    黃金紀元的時候,白虎星主就不知殺過多少十四階先天生靈。區區一個高正陽,就算是十四階,他也并不太放在心上。

    他沉聲對高正陽說:“此刀名為斬魂,遠古時期殺過無數強者,能死在此刀下,也是你的榮幸?!?br />
    高正陽點點頭伸手示意:“來吧,開始你的表演?!?/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