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戰戰!”

    陸雪仰頭看著天空,突然間爆發出凌冽的吼聲,身上爆發出璀璨至極的金光,千手隨之舞動,全都捏著特殊的印法,對著天空之中的巨大手印猛轟過去。

    “竟然,已經動用了全力!”

    趙山喃喃自語,眼神震動無比。他自然能夠看出來,此時的陸雪,已經發揮了全部的力量,面對這個名為陳一念的家伙,陸雪拼了!

    “徒勞罷了?!?br />
    看著陸雪的動作,陳羽嘴角扯出一抹不屑笑容,單掌繼續下壓!

    轟!

    兩者的攻擊,陡然間碰撞在一起,幾乎只是一個瞬間而已,那千只巨手,就寸寸斷裂,直接崩碎化為了點點碎光片。隨后則是雕塑的頭部、身子。。。。。。

    “不?。?!”

    絕望而恐懼的呼喊聲,從陸雪的口中爆發而出,比剛才的喬宇還要更加絕望。

    砰!

    慘叫之聲,不過是一個瞬間而已,就徹底消失無蹤,整個擂臺也完全消失不見,只剩下了一個足足百米的深坑,呈現在眾人的眼前!

    一塊塊碎石,從深坑旁邊滾落下去,發出清脆的回音,而陸雪就躺在深坑的最底部,仰面朝天,一臉的呆滯神色。

    此時的她,再也沒有剛才的趾高氣昂,全身的衣衫,如同是破布一般掛在身上,身上血絲密布,儼如已經受了極重的傷。

    整個會場,再一次的死寂下來。所有人瞪大了眼睛,愕然看著這一幕,完全傻了。

    一招,又是一招,這個陳一念,竟然秒殺了陸雪!

    而且用的,還是同樣的招式?

    啪嗒。。。

    宋安吉的扇子掉在了地上,而她卻渾然不覺。一旁的趙山,更是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完全傻眼了。

    這個陳一念,到底是什么人物?!

    魏云生看著陳羽,身子猛地一震,突然驚呼起來。

    “不好!出大事了!”

    快步跑到了陳羽的身旁,魏云生的臉上,浮現了濃濃的焦慮神色。

    “先生,出大事了!你怎么能贏啊,你怎么敢贏???”

    陳羽眉頭一挑,冷笑連連。

    “他太弱了,我想不贏,都難啊?!?br />
    “哎,你讓我怎么說你才好??!你就算再強,能強的過琉光閣么?陸雪可是琉光閣的使徒??!你這樣擊敗他,琉光閣的面子往哪放?這一次,不僅僅是你,哪怕是我們魏家,也要跟著倒霉了??!”

    魏云生拍著大腿,一臉的焦躁。

    他本希望,陳羽能夠堅持三招以上,到時候陸雪也無話可說,只能承認魏家勝出。

    可他沒有想到,陳羽不但堅持了三招以上,而且是一出手,就直接將陸雪直接給廢了??!

    尼瑪,這和我想的不一樣??!

    魏云生的心中在瘋狂大吼,完全沒有絲毫的喜悅之情。

    “我們不能贏,不能贏?。。?!”

    聲聲泣血,令人動容。

    顯然,宋安吉和趙山,也想到了這樣的一層關系,剛才的驚駭頓時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幸災樂禍。

    “哈哈,魏云生,你們魏家真厲害啊,竟然請到了這樣的老師,陳一念,我趙山佩服你!只是不知道魏云生你們,能不能扛得住琉光閣的怒火?”

    趙山哈哈大笑,一臉得意神色。

    “咯咯,是的呢。魏家主,我可要恭喜你們啊,找到了如此的良師,不過我很想知道,如果使者大人知道,他帶使徒被打成這個樣子,會是什么樣的表情?”

    “你說什么?使者大人!琉光使者也來了?”

    魏云生面色驚駭,聲音都變了。

    “咯咯,是啊,的確是來了,而且還是琉光閣最近,名聲大噪的修羅使者大人呢!”

    唰!

    只是一下子,魏云生的臉色,就變得蒼白無比,大片的冷汗,浮現在他的額頭之上,眼神當中,更是充滿了絕望和灰白。

    他連退了四五步,幾乎要一頭栽倒,直到魏鴻儒幾人扶住,魏云生這才堪堪站著。

    “完了,我們完了?!?br />
    魏云生的口中,喃喃自語,嘴皮子都在哆嗦著。

    “父親,這,這修羅使徒,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你如此害怕?!?br />
    魏鴻儒詫異開口。

    “修羅使者啊。。?!?br />
    單單是提到這個名字,魏云生都感覺到有些喘不過氣,連連搖頭。

    “這個修羅使者,乃是琉光閣最近一段時間當中,才橫空出世的天才人物。琉光閣當中,不少使徒都已經很有一些年歲,唯有這個修羅使者,年紀極輕。但雖然如此,她的手段,卻狠辣無比。而且此人出手,幾乎沒有活口,在她手中覆滅的家族,足足有十幾個!我們完了!這一次,真的要完了!”

    猛地一口老血噴出,魏云生捂著胸口,看著陳羽捶足頓胸。

    為什么??!大哥你這是要玩死我們??!你做的太驚世駭俗了??!

    “哈哈哈哈,魏云生啊魏云生,這難道就是樂極生悲么?這一次不僅是你魏家的礦山,你魏家的一切,都要不復存在了??!”

    趙山無比快意,仰頭大笑。

    眾人面面相覷,隨后全都看向魏家幾人和陳羽,目光無比的復雜。

    是啊,這就是樂極生悲啊。

    橫掃趙廣,橫掃陸雪,最后,卻要因此而滅亡,這,是何等的可笑?

    “年輕氣盛啊,以陳一念的實力,完全可以堅持三招以上在佯裝失敗,結果卻做出這種事情來,把自己推向了毀滅的深淵?!?br />
    “是啊,這就是年輕人啊,不懂的藏鋒。真是可悲可嘆。如果我有這種實力的話,絕對會在三招以后自動認輸,這樣子,就算是陸雪,也拿魏家沒有絲毫的辦法??上?,他終究是沒有這種心機?!?br />
    眾人看著陳羽,有些不屑。

    咚咚咚。。。。。。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一連串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發出如同是心臟跳動的聲音。

    這聲音不大,卻異常的清晰,而且是如此的有規律,眾人只感覺自己的心臟,都隨著這腳步聲開始震動起來,感覺到全身血液,似乎都在躁動,只要這腳步聲的主人愿意,就能以這腳步聲,引爆他們的心臟!

    宋安吉面色一變,立馬變得無比恭敬,猛地跪在地上,遙聲大吼。

    “安吉恭迎修羅使者!”

    嘶!

    眾人臉色頓時巨變,琉光閣的修羅使者,要出現了么!

    陳羽卻是眉頭一挑,一臉莫名意味。

    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