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仁慕尼黑球衣 > 其他小說 > 玄醫梟后 > 第05章南宮子燁(五)
    南宮家祖宅占地面積很大,此時,漫山遍野的都是廢墟,那被火燒過的痕跡很明顯,而南宮子燁對這火的氣息很熟悉,從小到大,他見過自家爹爹使用火焰無數次,小到幫娘親引火,大到煉金。

    面積這么大,都被火焚燒過,他終于明白,爹娘在他離開的三年做了什么。

    南宮世夫妻兩個,在兒子離開后,就服用了易容丹,改變了容貌,用了三個月潛伏進南宮家,又花了兩年零九個月的時間,在南宮家做好了準備,計劃好在南宮家族大比這一日動手。

    家族大比所有人都必須回來參加,一個也不差,正是動手的好機會,不會有任何人遺漏。

    當年,南宮家的這些人都參與了屠殺他們的行動中,每一支脈都不無辜,雖然有很多孩子不知情,但是他們不會給兒子留下禍患,既然做了,就做的干凈徹底,絕對不允許任何人逃脫。

    李靈混進了大廚房,在大比這一日早上,在飲用的水里下了大量的抑靈丹,這種丹藥無色無味,服用后,一個時辰后才會有作用。

    無論是燒水、煮茶、洗漱還是做早飯,都需要這里的水,無論你用什么方法使用了這里的水,抑靈丹都會發揮作用,所以無一人能幸免。

    早飯后,夫妻兩人相聚,在所有人都去廣場參加家族大比的時候,南宮世把南宮家祖宅外布下了陣法,不準任何人進出,又把兩年來悄悄在各個方位埋下的火石檢查了一遍,確定萬無一失后,夫妻兩人深深對視一眼,然后用力的擁抱了好一會兒。

    南宮世對妻子道,“等會兒見?!?br />
    李靈點點頭,站在火石引處,眸光堅定的看著丈夫往廣場走去。無論結果如何,他們永遠都不會分離。

    南宮世來到廣場,人山人海的,參加比試的人都在廣場中間,要先進行測試,才能進行比試。其他的人都坐在周圍圍觀,都希望自己這一支能出幾個人才,在家族中的地位高一些。

    可是就在這時,開始測試的人發現靈力使用不出來,那人一慌,拼命的運起靈力,可是毫無效果,負責測試的人很納悶,過來檢查他怎么回事,這時發現他自己也無法運行靈力,這一發現讓他大驚,趕緊詢問其他人。

    在場的人都很震驚,都趕緊試試自己的靈力,這才發現,所有人的靈力都無法使用,這要是再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就是傻子了。

    南宮家主自己也無法運行靈力,他站起來,觀察四周,既然是針對南宮家來的,那么這人應該馬上就會出現了,希望不是他想的那個人。

    果然,廣場中間,一個下人打扮的男子緩步走到比試的擂臺上,南宮家主眸光一縮,怕誰就是誰,南宮世,他果然回來報仇了。

    認識南宮世的人都驚恐的喊道,“南宮世,是他回來報仇了?!?br />
    所有人無法運行靈力,只能用跑的,畢竟他們知道當年的天才南宮世的實力有多強,而他們做了什么自己當然清楚,南宮世既然出現在這里,就說明他早就做好了準備。他們絲毫靈力沒有,留在這里就是死路一條,可是他們不想想,既然南宮世已經出現了,會給他們逃跑的機會嗎?

    南宮世嘲諷的看著那些往大門方向逃走的人,想逃,晚了!

    南宮家主看著南宮世,“你為了報仇要毀了南宮家?”

    南宮世鄙視的道,“你們這群卑鄙無恥之輩也能代表南宮家?不覺得自己的臉燒的慌嗎?”

    南宮家主一噎,不死心的道,“南宮家覆滅了,對你有什么好處?”

    南宮世哈哈大笑道,“好處,這好處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了?!?br />
    “就你一個人,就算我們都無縛雞之力,你殺不完就會有人恢復實力,你跑的掉?”南宮家主看了看周圍,沒有人再出現,他的心到是放松了些。

    南宮世冷笑一聲,“我來就沒想著離開,你們今天誰也逃不出去,都去給他們陪葬吧?!?br />
    話落,一道火光沖天而起,而收到信號的李靈立即把火石點著,火石是南宮世按照陣法方位埋下的,一枚著火,瞬間一個接著一個的著了起來,剎那間,整個南宮家被火焰包圍起來,火勢迅速蔓延過來,所有人都沒有了靈力,無法御空離開,只能被動的往中心地方后退,最后,都被逼到了廣場上。

    而南宮世始終站在擂臺上,一動沒動,就在包圍圈又縮小了一圈后,所有人都擁擠在一起,他把自己的火種釋放出來,以解除契約為代價,換取所有人的滅亡。

    沒有了契約束縛的火種,為了自由,瘋狂的撲向眾人,慘叫聲,比比皆是,南宮世因為解除契約,吐出一大口血來,可是他連擦拭都沒擦,冷眼看著這些人走向死亡。

    李靈來到廣場,御空落在丈夫身旁,扶住他,夫妻兩人一起看著下面的人。被燒死的人尸體都沒有,看著廣場漸漸的空曠起來,最后只剩下南宮家主和幾位長老。

    他們雖然無法動用靈力,但是法寶還是有的,這不,幾人用避火神器阻隔了火焰的焚燒,只要再挺一刻鐘,他們的靈力就能繼續使用了,以他們幾人的實力對付南宮世還是不成問題的。

    南宮世見狀,眸光一瞇,和妻子對視一眼,李靈點點頭,夫妻兩人御空而起,落在他們的防御上,選擇了自爆。

    看著夫妻兩人決絕的目光,南宮家主和幾位長老終于絕望了,巨大的轟響聲響起,他們的視線也定格在了他們夫妻自爆后力量沖擊而來。

    等有人趕來南宮家時,發現,南宮家已經成了一片廢墟,一片被火燒毀的廢墟,一個尸體也沒看到。

    就在最后的火星熄滅后,一道光亮射向天空,落下一道虛無的字跡,南宮世所為,南宮家不復存在。

    看到這行字,他們知道,南宮家人無一幸免都死了。他們也想起了二十五年前,南宮家發生的內亂,南宮家一支被屠殺后只剩個下一個南宮世逃走了,這是南宮世回來報仇了,夠狠,一出手就滅了南宮家,一個不留。

    他們沒有可憐南宮家任何人,所有人都去搶奪南宮家的產業去了,這么好的機會,誰搶到就是誰的了。

    所以,南宮子燁來到時,這里已經沒什么人了,只有一些平民百姓好奇來看看的。

    看著眼前的廢墟,南宮子燁呆呆的站在哪里,身旁的人說什么他聽不到,眼里看到的只是一片廢墟,除了那火焰的氣息,再也沒有任何爹娘的氣息了。

    就這樣,一波波看熱鬧的人來了又走,他依然呆呆的站在哪里,直到夜幕降臨,周圍一個人也沒有了,眼前的廢墟也看不清了,南宮子燁才醒過神來。

    他大聲的喊道,“爹,娘!”

    悲痛的聲音穿越天際,他噗通跪了下去,痛哭聲在夜色里凄婉絕望,邊哭邊想著爹娘生前的一幕幕。

    因為深夜,再加上著哭聲太凄慘,南宮家又死絕了,沒有人敢來看看,是誰在哭,萬一是鬼魂呢,這么多人死了,難保沒有惡魂存在。

    等天亮了,大膽來看的人什么也沒看到,以至于讓人更加相信是鬼魂作祟,一時間,再也沒有人敢來這里,曾經鼎盛繁榮的南宮家就這樣成了荒野廢墟,多年以后就會被徹底的遺忘。

    南宮子燁想到離開前爹跟他說的話,想爹娘了,就回來這里看看,豁然明白,家里定然有爹娘留給他的最后囑托和話語。

    他連夜趕回了仙草村附近的深山里,而他進入深山里的身影正好被剛剛回來的清瀾玄師看到了,一閃而過的身影,雖然他沒看清什么,但是卻感覺到了一股他追尋已久的氣息,他立即追蹤過去,卻沒找到人,氣息也消失了。他不死心的在深林里四處尋找。

    此時,南宮子燁已經回到了他們的家,青草竹林,簡單的房舍,干凈整潔,一如他們曾經生活時的樣子,但是他知道,這里已經三年沒有人住過了,雖然因為陣法的原因,這里并沒有灰塵,但是竹林里的青草已經長到了他的腰間,如果爹娘在,是絕對不會允許竹林被這樣荒蕪的。

    腳步沉重的走到父母的房間,推開房門,房間里什么都沒變,他找了一圈,什么也沒有,怎么會什么也沒有,既然爹娘已經做了最壞的準備,怎么可能一句話也不給他留下?

    他轉身跑到自己的房間門口,推開房門,目光落在床頭的書案上,一對鴛鴦玉佩映入眼簾,這是爹娘的定情信物,悲傷再也抑制不住,腳步沉重的走進房間里,來到書案前。

    拿起那對鴛鴦玉佩,緊緊的握在手里,上面還有爹娘的氣息,只是沒有了爹娘的溫度,眼淚無聲的掉落在玉佩上,這是爹娘留給他的最后的遺物,他明白,為何留下這對遺物,是告訴他,好好的活下去,找到心愛的人,娶妻生子,幸福生活下去就是他們對他最后的心愿。

    顫抖的手拿起書案上的那封信,慢慢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