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葉隊長死死瞪著鳳舞,目光冰冷!

    鳳舞笑瞇瞇看著他:“你是誰?報上名來!”

    木葉隊長以及他的隊員們這時候都有些緩過來了,他們幾個對視一眼,心中都是一慌。

    誰能想到呢?

    原本壯志躊躇的他們,才剛剛踏出一步,就被逮捕起來了?

    木葉隊長警告性的盯了自己隊員一眼,旋即,他對鳳舞擠出一抹笑意。

    因為知道自己會出現在戰爭學院附近,所以在看到鳳舞這幾個年輕人后,木葉隊長心中便已然有數。

    “你們是誰?為什么要抓我們?!我們是戰爭學院的學生!”木葉隊長怒視鳳舞。

    戰爭學院的學生?

    鳳舞的目光落到木葉隊長他們身上的衣衫上。

    還真別說,這些人確實是有備而來。

    他們的穿戴還真是戰爭學生的學生裝束,并且,還是甲班的!

    “你們是戰爭學院的學長?”鳳舞笑瞇瞇看著他們,“那么,你們是哪個班的?”

    “甲班的!你們是乙班的吧?”木葉隊長瞪著鳳舞,氣勢凌人:“我是你們學長,還不快放了我們?!”

    鳳舞上上下下打量著他們。

    還真別說,這些東桑國的君武國語說的還真挺溜的,一點口音都沒有,言行舉止也和君武國人無異,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還真分辨不出來。

    邵嘯幾個簡直看呆了。

    這些人心理素質這么好的?都這樣了,還敢裝戰爭學院的學生?

    鳳舞笑瞇瞇看著他們:“加班的???那你倒是說說,你是甲班的誰???”

    “杜樂!”木葉隊長冷笑盯著鳳舞,“你又是誰?!”

    “杜樂?”

    鳳舞對甲班的人熟,于是回頭望著邵嘯。

    邵嘯苦笑:“甲班好像確實有一位杜樂學長,是一支小隊的隊員吧,我記得……”

    “我們是獨立小隊!”木葉隊長惡狠狠瞪著鳳舞,“我們剛從和平草原戰場回來,我們剛在東桑國執行秘密任務,完成任務后,九死一生才出來,結果一出來,你們居然就對自己人出手,你們這是犯了叛國罪!”

    木葉隊長越說越理直氣壯,越說越慷慨激昂!

    就好像他真的是杜樂隊長一樣。

    如果不是鳳舞她們幾個親耳聽到他們的對話,還真有可能會被騙過去,因為這些人無論從語言還是氣息上,都看不出破綻!

    當然,氣息上看不出破綻,僅僅是對普通人而言的,鳳舞擁有魔魂藤,魔魂藤天然能判斷出東桑國人的氣息。

    鳳舞長嘆一聲,看著木葉隊長,開口道:

    “聽說我們前頭還有一個復蘇計劃人員,可惜了,據說這支精英隊伍全部覆滅,我們過去就是補充進去,歸藤原將軍統領?!?br />
    鳳舞此話一出,木葉隊長他們五個人,全部臉色大變?。?!

    “聽說藤原將軍在君武帝國隱藏的很好,到現在都沒有被他們發現呢?!?br />
    鳳舞說這句話的時候,笑瞇瞇看著木葉隊長,以及其他隊員。

    “我們在藤原將軍帶領下,一定會建立不朽功勛?!?/div>